>

新上汽浮出水面 南京菲亚特将不进入新上汽

- 编辑:betway -

新上汽浮出水面 南京菲亚特将不进入新上汽

在中国汽车史上,官员担任汽车集团高层的不在少数。但只有一个人,能够在短短三年时间内,带领一个危机四伏的汽车集团摆脱亏损、走向海外市场;并在合适时机,抛弃世俗的地域之见、控股权之见,进行新世纪中国汽车史上最大的合并……

南汽高层人士称,南京菲亚特将不进入新上汽

南京汽车集团正站在历史的拐点上。3月28日,南汽在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举行南汽MG项目的奠基仪式。与此同时,南汽旗下的南京依维柯和南京跃进汽车股份公司也传来准备合并的消息。蛰伏多年的南汽开始了新一轮的战略调整,在这个拐点上南汽将面临两种局面:要么整合成功冲入第一阵营,要么加速边缘化。

他就是现任南汽集团董事长王浩良。临危受命

MG名爵是南汽与上汽谈判的重要法码之一。

跃进并入依维柯?

外界对于王浩良的评价是:一个锐意改革的管理人,一个成功书写南京乃至江苏汽车工业发展命运的人。最令外界敬佩的是王浩良锐意改革的精神和勇气。

上周,有接近上汽集团和南汽集团的人士透露,上汽与南汽的合作是上汽出资、换股而不是并购;届时双方成立合资公司,各自占股份,形成“新上汽”的概念。

有消息称,有关跃进汽车并入合资企业南京依维柯一事,已获得有关部门的批准。对此,南汽董事长王浩良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承认南汽有这方面的考虑,“跃进轻卡目前面临着竞争力不强的问题,需要国外合作获得先进的技术。”不过,他表示,目前这一切还仅仅在计划中。该消息还称,中意合资的南京依维柯已经超过10年,为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意方有意增资扩股,增资额度为8亿元。按照双方一半对一半的股比,意方将投入4亿元,而南汽则考虑将新落成的跃进汽车南京禄口基地作价4亿元投入其中。

“王浩良就任后,南汽集团以罕见的改革速度向前发展。”南汽内部人士表示,“南汽集团经历了摆脱危险、低层次发展到质变发展的三步,这一切应该归于王浩良的改革精神。”

“新上汽”、“新南汽”概念日渐明朗

种种迹象表明,南汽内部正在酝酿着一次重大的战略调整,“通过整合各种资源,我们希望达到相当的竞争力,5年之内达到南汽原有地位。”王浩良说。

2005年,时任南京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王浩良调任南汽董事长,他深知:这是一次临危受命。当时的南汽集团已经亏损累累,2004年在中国汽车集团排名第11位,亏损3.8亿元。

上述人士表示,“新上汽”是由上海国资委通过上汽集团出资新上汽,占绝大部分股份,而南京国资委则通过跃进集团,把资产全部放进新上汽,占部分股。而“新上汽”在拥有100%股份后,将分别将南汽旗下资产注入上汽集团和上海汽车。作为交换,跃进集团将拥有上汽集团和上海汽车的部分股份。

南京依维柯是目前南汽旗下最为赚钱的品牌。2005年,南京依维柯盈利2亿多元,南汽凭此勉强过了亏损关。跃进则是国内生产轻卡历史最悠久的企业,2005年轻卡的销量接近4.3万辆,居行业前列。但由于轻卡技术含量低、国内同类厂家多,价格一直较低,基本上处于微利或亏损的状态。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王浩良直言:尽管南汽集团有58年的历史,曾有中国“轻卡之王”的美誉,但困难重重。在业内的排名由上世纪80年代的前3名跌落至2004年的第11名。这一切源于观念落后、长期自我封闭、缺乏与国际先进技术的交流合作、创新活力不足等因素。

目前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的股东有跃进汽车集团公司、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江苏省国信资产管理集团公司、江苏交通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五家股东,股本总额46.22亿元。其中跃进汽车集团占52.99%的股份,属于控股股东。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和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是为了解决当初跃进集团不良资产问题而以债转股的身份进入南汽集团。有南汽内部人士分析,按照中央政策,这一类股份应该选择合适的机会退出。这次上汽集团和南汽集团的合作,这部分股份必须退出。上汽则以赎买的方式获得这两家公司拥有的南汽股份。跃进为南汽母公司,南汽所有的财务和政府备案都是以跃进的名称存在,因此南京国资委则是通过跃进集团把资产全部放入合资公司,占小股比。

命悬MG罗孚项目

在看到南汽集团拥有的可增值土地资产、内部挖潜能力后,王浩良将扭亏定为目标,并从盘活资产、整顿思想入手,进行了行之有效的统一思想、开源节流工作。

合作完成后的南汽也将是新南汽,股东和存在实体都已经发生变化,但是在识别系统上可能还会用南汽。此外,目前南京名爵实业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为18亿元,共有7个股东,其中南汽掌控至少45%的股份,其余股东可能就和上汽交换股份。

王浩良在奠基仪式上表示,南汽MG罗孚项目将力争在今年年底竣工,并将在明年3月27日,南汽成立60周年之际,投产第一款车型。目前最有希望首先投产的车型是MG-7,也就是目前上汽集团将要推出的罗孚75的同胞车型。

2005年下半年,南汽面貌焕然一新。9月底前,南汽下属企业和各单位均使用统一的“NAC”企业标志:红色的“南汽集团”和蓝底白字的“NAC”。

南汽已开始梳理内部资产

南汽名爵项目是南汽利用所购买的英国MG罗孚汽车和PTL动力总成公司资产,在国内生产MG罗孚系列产品的项目。3月10日,该项目通过了国家发改委的备案。利用MG设备在国内生产MG轿车,弥补了南汽在中档、中高档轿车领域的短板。

在统一标识后,王浩良开始调整集团公司板块式管理构架,将南汽集团主营业务分为4大块业务——整车、零部件、功能性实体、汽车服务贸易,并要求各大板块实现盈利。此外,考虑到整车发展缺乏资金等困难,南汽集团开始盘活旗下地产资产,以支撑主营业务。

7月27日南汽控股股东跃进集团与上汽集团签订了合作意向书:上汽将与跃进进行包括整车和零部件的全面合作。目前南汽将陆续把旗下一些零部件企业私营化,并清算一些不良资产,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南汽对菲亚特的态度从强留到甩手的转变。

虽然在与上汽的较量中赢得了这场收购战,但MG罗孚对于已经底气不足的南汽究竟是祸是福殊难预料。如何把这些花巨资买来的技术、设备应用起来并发挥最大价值,是目前南汽最挠头的事。

在王浩良入主短短一年半后,2006年南汽集团成功扭亏,实现营业收入约120亿元,利税6.1亿,利润总额约6000万。

南汽内部人士透露,从王浩良出任南汽董事长以来积极推进集团内改革,陆续把旗下的零部件企业私营化,其中包括南汽金鼎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在内的三家零部件公司,但是这一私营化改制却遭遇了部分阻力。有接近南汽高层人士介绍,金鼎汽车零部件公司是南汽的全资子公司,主要生产通用件,一年的销售额在一亿多元,盈利几十万元,生存状况岌岌可危,这样的企业在两个月前就开始转换为民营,是南汽和上汽正式谈判之前的事情,这是当时南汽内部改革的一部分。此外,宝钢即将完成对南汽模具装备有限公司的收购,据了解,该模具公司在国内排名第三,这也是南汽实行内部子公司改革的结果。

南汽购买MG罗孚除了看中它的技术、人才、设备以及百年品牌的沉淀外,更重要的是还包含有激活整个南汽的期望。一个重要的迹象就是对南汽闲置资产的盘活。据南汽相关人士介绍,南汽名爵项目建成后,将形成除冲压外包括焊装、涂装、总装在内的完整的生产线。而冲压件则将向南汽集团旗下依维柯、菲亚特等子公司购买。

南汽“跃进”

此外,关于南京菲亚特,上汽和南汽已经有了一个具体方案,如果将南汽的整车业务放入上汽股份,那肯定不会让一个资不抵债的企业来稀释股本。南汽总经理俞建伟本月初在南汽职工大会上表示,今年上半年,南京菲亚特亏损一亿多元,已接近资不抵债了,南汽另外有人表示,这些年来南京菲亚特惟一升值的就是江宁那块地皮,而这块地皮是南汽以租赁的方式租给南京菲亚特的,因此南汽希望赶快甩掉南京菲亚特这个包袱。

但MG罗孚要在中国生产并推广,对于从来没有运作过中高档轿车的南汽而言,难度不小,更何况在这个项目上还不能小视上汽集团的挑战。尽管竞购MG罗孚项目失败,但上汽集团已将罗孚25、75及发动机的知识产权纳入囊中,并且也在积极推出国产罗孚轿车。

在完成国企内部改革后,王浩良开始将视线转向寻求外部合作。在他与上汽集团董事长胡茂元的携手下,“上南合作”传为中国汽车史上的一大佳话。至此,一个中国汽车巨无霸在长三角诞生。而在外界眼中,王浩良是一个“抛弃门户之见”、“有远见”的管理者。

这也是为什么南汽集团改变态度,同意与菲亚特分手的根本原因。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江苏省有关方面除了安排省内银行贷款外,江苏省内一些企业已成为南汽MG项目的新股东。“MG项目的股东肯定会多元化。”王浩良表示。MG罗孚项目承载的不仅是南汽的希望,作为江苏省最大的汽车企业,如果这一项目失败,重创的将是整个江苏省汽车产业。

2007年4月,上汽集团和南汽集团悄然联手,谈判如何合作事宜。王浩良将合作范围扩大到全面合作,随后上南合并全面展开,12月双方正式签署合作协议。南汽集团、上汽集团融为一体,南汽集团成为上汽集团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链接

南汽的苦衷

是什么促使王浩良做此决定呢?

胡茂元:希望这一次合作能成功

南汽甘冒如此重大风险竞购MG罗孚项目和进行内部整合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一个严峻的事实摆在南汽面前,这家曾号称第四大汽车集团的企业正面临着日渐边缘化的危险。

“如果说2005年至2007年上半年,南汽集团进入了低层次发展阶段,那么2007年将是南汽集团的转折点,我们进入质变阶段。”南汽集团内部人士表示,“上南合作前,尽管我们经营状况出现好转,但那也是在低速发展阶段,是一个‘要命’的状态。”

如果回顾王浩良担任南汽集团董事长前后,则会发现南汽和上汽合作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王浩良出任南京集团董事长被业内人士看作是加速和上汽合作的重要人物。

2001年南汽共销售汽车55714辆,2002年由于南京菲亚特的投产,销量达到83538辆,2003年借着中国汽车“井喷”的东风,销量突破10万辆。然而,惊人的成长同时也掩盖了南汽存在的诸多问题,譬如轿车品种单一,尤其缺乏最能够给企业带来利润的中高档轿车;而原本在南汽最擅长的轻卡领域,由于成品的老化,以及新入者的竞争,利润愈加淡薄。

其实这也正是王浩良曾经说过的:“我们不能慢慢赶,必须要跑步前进。现在,特别是汽车行业,你迟一年、迟一步后面就赶不上了。”

有接近南汽上汽谈判高层人士回忆,事实上王浩良和上汽集团董事长胡茂元在春节前后就曾碰面,而上海车展4月份胡茂元宴请各个汽车集团高层,宴会结束后曾和王浩良单独谈话,当时在场的还有王耀平(南汽集团法律总顾问)、陈虹(上汽集团副董事长兼上汽股份总裁)和赵凤高,当时就签订了一个简单的谈判原则。而胡茂元曾对南汽人士说,上汽和南汽有过两次不成功的合作经验,但是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希望这一次能够成功。胡茂元表示,王浩良已经63岁,而自己也到了一定的岁数,如果能把南汽和上汽的合作搞成,算是为中国汽车工业做了一件好事。

南汽在中国汽车市场的地位已经从上个世纪末的全国第四位迅速下滑到2005年的第十一位,并且多次徘徊在亏损线上。

因此,正是出于对南汽集团长远发展的责任心、出于对国有资产增值保值的责任心,王浩良没有囿于传统的“门户之见”、“控股权之见”,促成了上南合作。

“南汽已多次错过市场机遇,南汽曾经和福特、日产都有过接触,但最后都没有达成任何结果。”南汽内部一人士表示。长安福特和东风日产分别已经成为长安集团和东风集团最重要的利润来源。

加入上汽集团这辆快速、平稳行驶的列车后,南京国有汽车工业也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在国内市场上,原闲置状态的南京菲亚特工厂并入上海大众旗下,工人就业得到解决,厂房设施重新利用,南京菲亚特工厂也将由原来的亏损走上正常盈利之路;在自主品牌上,MG和荣威的开发工作也并入一体,未来MG生产资金和技术资源也得以解决;在海外市场上,双方正规划如何发展英国MG基地、让MG自主品牌重新活跃在英国市场上、并走向海外其他市场。

有业内人士表示,未来十年内中国的汽车行业将会出现大规模的兼并重组,缺乏竞争力的企业将面临淘汰、接受被重组的命运。

这或许是当初王浩良调任时所未曾想到的最佳结局,但这又似乎是必然的结果。

冲进第一阵营或许只是南汽的一个美好愿望。分析人士称,无论是MG项目还是将跃进并入依维柯均具极大风险:在MG汽车上,即使实力雄厚如宝马也铩羽而归,遑论南汽;而将跃进并入依维柯也极有可能拖累这个旗下赚钱最多的企业。

本文由汽车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新上汽浮出水面 南京菲亚特将不进入新上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