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汽车部件业遭到美国反卡特尔大棒

- 编辑:betway -

日本汽车部件业遭到美国反卡特尔大棒

日本汽车部件企业在美国接连被诉涉嫌卡特尔。商业习惯和员工意识未能实现全球化是导致这些事件的幕后原因。卡特尔引发的民事诉讼令企业疲于应付。企业应当机立断,与幕后交易诀别。

核心摘要: 日本汽车部件企业在美国接连被诉涉嫌卡特尔。商业习惯和员工意识未能实现全球化是导致这些事件的幕后原因。卡特尔引发的民事 日本汽车部件企业在美国接连被诉涉嫌卡特尔。商业习惯和员工意识未能实现全球化是导致这些事件的幕后原因。卡特尔引发的民事诉讼令企业疲于应付。企业应当机立断,与幕后交易诀别。 “本次会议不谈价格等涉及违反《反垄断法》的内容。如果有这样的发言,会议即刻中止。” 由大约450家汽车部件企业组成的日本汽车零部件工业协会最近每逢会议,都会在开场时做出这样的声明。由丰田系列的部件企业组成的“协丰会”也是如此。日产汽车部件企业组成的“日翔会”甚至更改了分组,按照座椅和活塞环等产品,把生产同类产品的企业分到了不同组别。 包括打击模仿品在内,汽车部件企业跨企业联合开展的活动不在少数。但在美国司法部的眼中,工业会和合作会等宛如“卡特尔的温床”。写入会议记录的声明和分组都是迫不得已的自卫措施。 线束、轴承、电装品,接二连三的卡特尔事件给日本汽车零部件行业造成了巨大的冲击。2011年中期之后,受到指控的企业纷纷辞退了业务主管。也有看法认为,日本企业之所以成为调查的重点,是因为在美国市场上,日本车销售看好,日本部件企业也随之树大招风。 国内外逾20家企业受到指控 算上国际合作搜查和为求减免处罚的自行申报,逾20家日本部件企业不仅在海外,还在日本国内受到了指控。虽然未公开发表,但实际上收到美国司法部质询书的企业还要更多。 由此付出的代价巨大。按照最近的汇率计算,矢崎总业仅在日美欧就要支付约725亿日元的罚款。除此之外,还有为了协助海外部门的搜查而进行资料翻译、聘用专业律师的费用。一家日本汽车部件企业透露说:“这些费用加起来,1年就接近10亿日元。” 日本汽车部件企业的销售额营业利润率大多不足10%。巨额罚款给业绩明显带来了沉重打击。通过工序集约等一点一滴的“改善”所积累的利润眨眼之间便付诸东流。对于支撑汽车产业基础的中小企业来说,这种打击甚至可能是致命的。 “我们将全力以赴强化遵纪守法的体制,彻底实施防范对策。”这是9月底,与美国司法部达成协议的三菱电机所发布的声明。但在受到指控的企业中,也有人表示“我们没有做坏事”。就像常会听到的“认识不足”那样,问题的根本,在于缺乏“这样做可能会犯罪”的意识。 例如招标。在日本,拿到新款车部件的订单后,随着“压缩成本活动”的开展,供货价会逐渐降低。某律师成:“招标实际上只是一场确定自由签约对象的谈判而已。”因此,价格的管理往往疏漏,而在世界舞台上,“招标=竞争”。 部件企业经常去生产效率高的企业“学习”。部件企业的高管透露称:“除了竞争对手之外,彼此之间还是前辈与后辈的关系。”在学习的时候,如果没有顾客,也就是汽车企业在场,无论是不是会真的导致涨价,双方都不能谈及与价格和交易条件相关的话题。 受到的影响不只是罚款。矢崎总业和日本精工已被卷入了由购买汽车的消费者和销售代理商提起的民事诉讼之中。早稻田大学研究生院教授越知保见律师指出:“第1阶段的类目扩大做法令人担忧,就是到了民事诉讼等第2阶段,影响也还会进一步扩大。”倘若日本企业不做好“灰即是黑”的思想准备,支撑汽车的部件产业恐将孱弱化。 大发工业产品策划部行政总工程师片山英则说:“今后,卡特尔这种行为本身将不再成立。”因为现如今,日本汽车企业的采购意识已经逐渐接近了世界标准。该公司为新款“Tanto”采购部件的地点遍布韩国、中国和越南等地。日本企业倘若想尝试卡特尔,最后只能被提供低廉价格的海外新进企业抢走订单。 日本部件企业以追随各大车企进军海外的方式,开始在世界各地开展业务。但这些企业的意识和行为是否随之达到了“跨国企业”的水准呢?日本企业还是做好彻底抛弃老的商业习俗的思想准备为上。

受到的影响不只是罚款。矢崎总业和日本精工已被卷入了由购买汽车的消费者和销售代理商提起的民事诉讼之中。早稻田大学研究生院教授越知保见律师指出:“第1阶段的类目扩大做法令人担忧,就是到了民事诉讼等第2阶段,影响也还会进一步扩大。”倘若日本企业不做好“灰即是黑”的思想准备,支撑汽车的部件产业恐将孱弱化。

日本部件企业以追随各大车企进军海外的方式,开始在世界各地开展业务。但这些企业的意识和行为是否随之达到了“跨国企业”的水准呢?日本企业还是做好彻底抛弃老的商业习俗的思想准备为上。

国内外逾20家企业受到指控

由大约450家汽车部件企业组成的日本汽车零部件工业协会最近每逢会议,都会在开场时做出这样的声明。由丰田系列的部件企业组成的“协丰会”也是如此。日产汽车部件企业组成的“日翔会”甚至更改了分组,按照座椅和活塞环等产品,把生产同类产品的企业分到了不同组别。

算上国际合作搜查和为求减免处罚的自行申报,逾20家日本部件企业不仅在海外,还在日本国内受到了指控。虽然未公开发表,但实际上收到美国司法部质询书的企业还要更多。

例如招标。在日本,拿到新款车部件的订单后,随着“压缩成本活动”的开展,供货价会逐渐降低。某律师成:“招标实际上只是一场确定自由签约对象的谈判而已。”因此,价格的管理往往疏漏,而在世界舞台上,“招标=竞争”。

“我们将全力以赴强化遵纪守法的体制,彻底实施防范对策。”这是9月底,与美国司法部达成协议的三菱电机所发布的声明。但在受到指控的企业中,也有人表示“我们没有做坏事”。就像常会听到的“认识不足”那样,问题的根本,在于缺乏“这样做可能会犯罪”的意识。

包括打击模仿品在内,汽车部件企业跨企业联合开展的活动不在少数。但在美国司法部的眼中,工业会和合作会等宛如“卡特尔的温床”。写入会议记录的声明和分组都是迫不得已的自卫措施。

“本次会议不谈价格等涉及违反《反垄断法》的内容。如果有这样的发言,会议即刻中止。”

由此付出的代价巨大。按照最近的汇率计算,矢崎总业仅在日美欧就要支付约725亿日元的罚款。除此之外,还有为了协助海外部门的搜查而进行资料翻译、聘用专业律师的费用。一家日本汽车部件企业透露说:“这些费用加起来,1年就接近10亿日元。”

线束、轴承、电装品,接二连三的卡特尔事件给日本汽车零部件行业造成了巨大的冲击。2011年中期之后,受到指控的企业纷纷辞退了业务主管。也有看法认为,日本企业之所以成为调查的重点,是因为在美国市场上,日本车销售看好,日本部件企业也随之树大招风。

部件企业经常去生产效率高的企业“学习”。部件企业的高管透露称:“除了竞争对手之外,彼此之间还是前辈与后辈的关系。”在学习的时候,如果没有顾客,也就是汽车企业在场,无论是不是会真的导致涨价,双方都不能谈及与价格和交易条件相关的话题。

日本汽车部件企业的销售额营业利润率大多不足10%。巨额罚款给业绩明显带来了沉重打击。通过工序集约等一点一滴的“改善”所积累的利润眨眼之间便付诸东流。对于支撑汽车产业基础的中小企业来说,这种打击甚至可能是致命的。

大发工业产品策划部行政总工程师片山英则说:“今后,卡特尔这种行为本身将不再成立。”因为现如今,日本汽车企业的采购意识已经逐渐接近了世界标准。该公司为新款“Tanto”采购部件的地点遍布韩国、中国和越南等地。日本企业倘若想尝试卡特尔,最后只能被提供低廉价格的海外新进企业抢走订单。

本文由汽车配件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日本汽车部件业遭到美国反卡特尔大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