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刑法修正案拟规定醉酒驾车判处拘役引争议

- 编辑:betway -

刑法修正案拟规定醉酒驾车判处拘役引争议

刑法修正案草案 对醉驾肇事规定 被认为处罚过轻 委员建议———昨天,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分组审议了刑法修正案草案。对社会关注度很

“这两天网上到处都是‘醉驾入罪’,老百姓会理解成更严格了,喝醉酒后开车要触犯刑法了,但是草案中规定处以拘役并处罚金,让我不太理解新增这条规定的立法本意,对醉驾和飙车的处罚究竟是严了还是宽了。”伴随着《刑法修正案进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阶段,醉酒驾车和飙车,这两个拟纳入刑法典的新罪名,从最高立法机关的分组审议到街谈巷议,关注空前。

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昨天分组审议了刑法修正案草案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法草案,这两部法案均是初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引发公众关注。昨天,常委会组成人员也就关注度较高的“醉驾入刑”“75岁免死”“恶意欠薪入罪”等展开讨论,其中多数代表认为醉驾肇事处罚过轻,建议应减少醉驾受罚限定条件,同时需对醉驾肇事数罪并罚。

刑法修正案草案 对醉驾肇事规定 被认为处罚过轻 委员建议———

近两年,中国成都、南京、杭州等城市接连发生酒后驾车导致的恶性交通事故,其中一些酒后驾车者以“交通肇事罪”被处罚,一些酒后驾车者以“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判刑,由于两种罪名的罪刑差别较大,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少争议。

图片 1

昨天,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分组审议了刑法修正案草案。对社会关注度很高的新增罪名“危险驾驶罪”中的“醉驾”问题,委员们展开讨论。

草案中这样规定:“对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或者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处拘役,并处罚金”,将此规定作为刑法中交通肇事罪增加的一条。

关于“75岁免死”

在审议中,认为草案中对醉驾肇事处罚过轻的声音占主流,部分委员建议应减少醉驾受罚限定条件,加重对醉酒驾驶的处罚力度,甚至有委员提出 “造成死亡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目前我国刑法还没有专门设置针对危险驾驶行为的罪名,草案增加对醉酒驾车、飙车行为处以刑罚的规定,符合我国国情,值得肯定。”8月25日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6次会议分组审议中,许多委员这样评价。

75岁以上者免死

草案规定

任茂东委员认为,新增规定是针对醉酒驾驶置公共安全于危险状态但尚未肇事的行为而设立的,但是还应进一步斟酌,按照本条规定,醉酒和追逐竞驶行为达到了情节恶劣才构成犯罪,何为“情节恶劣”?恶劣到什么程度?是不是撞死了人或者造成重大事故才算是恶劣?这显然违背了保护民生的立法本意,“如果这样规定,司法实践中要正确适用就只能寄希望于司法解释来说明什么是情节恶劣,这就为司法解释提供了很大的空间,不太合适。”

应增加限定条件

在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或者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任茂东建议删除“情节恶劣”这一条件,这样既保证了司法实践的可操作性,又避免了法律规定过于概念化的弊端。乔传秀委员对此表示赞同,醉酒驾车行为属于主观故意,危害巨大,因此,无论该行为是否恶劣,都应当承担刑事责任。

“已满75周岁的人,不适用死刑”这一条文写入刑法修正案草案,被认为是我国宽严相济的立法原则和人道主义的重要体现。但这也引来了关于古稀老人犯罪问题恶化的担忧,昨天关于此法则,代表观点不一时有交锋。75岁,该不该作为一道生死界限?

醉驾致人死 可以判死刑

判处拘役,并处罚金的量刑规定遭到了相当多的委员质疑,任茂东委员提出,司法实践中拘役最多是6个月,建议只要是醉酒驾驶,就应当处以重刑,至少是3年以下有期徒刑,我国台湾地区刑法规定,服用毒品、麻醉药、酒类等其他物品,不能安全驾驶交通工具而驾驶者,处一年有期徒刑并处15万元以下罚金,不管有没有肇事,只要是醉酒驾驶就要处以刑罚。

应该放宽老年人死刑界限

列席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红十字会曲阜医院院长姜健认为,草案的这个条款还处罚得太轻,她建议增加一些规定:造成轻伤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造成重伤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造成死亡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这样更有利于威慑醉酒驾驶。

列席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姜健认为,这样的规定处罚得太轻,她建议增加一些规定:造成轻伤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造成重伤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造成死亡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这样更有利于威慑醉酒驾驶。

>>支持观点

有的委员还建议加大对醉酒驾车的打击力度,她建议删除修正案中“情节恶劣”的表述。

信春鹰委员认为,以前的司法实践中有各种判例,有按照危害公共安全罪判死缓的,也有处以较重徒刑的,草案规定判处拘役并处罚金,是否要否定以往的司法判例?不规定徒刑,这种刑罚方式比较少见,对于这个社会普遍关注的问题,如何处罚要慎重研究。

姜兴长委员建议对老年人犯罪不适用死刑的规定再适当放宽。他说,草案的规定是积极的,能更好地体现中国刑法的文明和人道主义精神,但似乎还是严厉了一些。建议规定“年满70周岁的人不适用死刑”。

理由是,醉酒驾驶行为属于主观故意,所造成的现实社会的危害和潜在的社会危害十分重大,因此无论该行为是否存在恶劣情节,都应当承担刑事责任,这样有利于有效预防和惩治犯罪。

列席会议的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委员、刑法学者周光权认为,新增的规定只是将拘役作为该罪名的主刑,这和刑法分则中其他罪名的主刑都规定的是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不相符,不太合适,可以考虑规定“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2008年发生的成都孙伟铭醉酒驾驶案件,终审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了死缓,现在规定醉酒驾车只是判拘役,老百姓会认为刑法修改后对被告人反而轻判了,有悖立法初衷。

姜兴长说,因为对老年人犯罪予以从宽处理,刑法虽未明确规定,但在司法实践中一般也有体现。多年来,年满70周岁的人,法院一般也不执行死刑。所以,这次修改可以考虑再前进一步,规定对已满70周岁的人不适用死刑。这样的立法对社会和谐稳定比较有益。

醉驾处罚 不能判“太轻”

白景富委员提出,这样的处罚太轻了,醉酒后在大街上飙车,是一种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不能只判处拘役。 另外,这条规定不够完善,如果醉酒驾车、飙车发生了交通事故,怎么处理?作为交通肇事罪新增的条款,必须要规定醉驾飙车肇事后如何从严处理的问题。目前交通肇事罪一般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最高刑是有期徒刑7年,因此,这个条款还应该规定,如果是醉酒后驾车发生了交通事故,不能按交通肇事罪处理,应该更严厉,这条规定应该包括两方面内容。一是实施醉酒驾车、飙车的行为如何处罚;二是发生交通肇事后,如何与普通的交通肇事罪区别。

不应规定“75岁免死”条款

周光权委员也认为草案里对醉驾的处罚“太轻”了。他认为,把醉酒驾驶和飙车都规定为犯罪完全符合中国的国情,但是现在刑罚的设置上是处拘役并处罚金,草案对于刑罚很轻。可以考虑增加“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只有这样,立法的初衷也可以基本实现。

还有一些委员关注规定如何执行,乌日图委员提出,草案中“追逐竞驶”这种表述将来在司法实践应该如何判定,例如在高速公路上,没有超过规定的限速,前后两辆车相互追赶,这是不是追逐?超速超过10%%、超过50%%,还是超过1倍,这在司法实践中很难掌握。

>>反对意见

周光权以成都的醉驾案为例:以前成都的醉酒驾驶案件,最后判了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而且判的是死缓。现在规定一个醉酒驾车的危险驾驶罪,如果判拘役,老百姓会认为刑法修改后对被告人反而判轻了。

相比占了主流的赞成意见,也有一些对醉驾入刑的不同意见。从斌委员提出,醉驾入刑要慎重研究,酒后驾车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调整范围,酒后开车,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适用范围一定要有所区别,不能把属于社会治安处罚的事件用刑法来处罚,酒后驾车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还是违反社会治安管理的行为、违反交通法规的行为。

列席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张桂平认为不应当规定“75岁免死”条款。她说,这样的条款会对人们起到负面的导向作用,老年人犯罪会大大增多。可能为今后的司法实践留下后患。老年人如果实施了如爆炸、凶杀等恶性犯罪,司法机关面对民愤将无法处理。立法必须从中国实际出发,必须顾及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

同时,为了确保司法实践中不出差错,构成其他罪的,应当数罪并罚。为了回应老百姓的关切,不能刑罚越改越轻,而且要防止在司法实践中出现偏差。

今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就草案征求一些地方的意见时,对于醉驾入刑,多数人赞成,但也有一些地方建议还要慎重研究,如果增加,建议要加上后果或情节上的限制,对于飙车入刑,有的地方认为情况复杂,不好把握,有的建议先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予以行政拘留等处罚较为妥当。

林强委员建议把“75岁免死”条款修改为:“犯罪的时候已满75周岁的人不适用死刑,但是故意杀人的除外。”林强说,从法律的尊严和立法的角度讲,从我们国家的实际情况来看,对故意杀人罪,还是要适用死刑,如果已满75岁的老年人不是犯故意杀人罪的,没有对社会造成严重危害的,可以不适用死刑。

他山之石

避免老人被极端组织利用

韩国:醉酒驾车和拒绝酒精检测的可处3年以下监禁。

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蔡力峰表示,如果规定75岁老人犯罪免于死刑,很可能被反社会极端组织所利用,他们完全可以策动年老的人铤而走险,制造公共安全事件。

日本:最新的《道路交通法》经过多次加重处罚以后,对醉酒驾驶的处5年以下徒刑,酒后驾驶则处以3年以下徒刑。

蔡力峰表示,权力机关修改法律,应该考虑到社会的现实,应该考虑到人民对于严守法纪,维护国家稳定和人民生命安危的强烈愿望。

德国:故意危险驾驶而危及他人生命、健康和重大财产的,处5年以下自由刑或罚金;过失危险驾驶而危及他人生命、健康、财产的,处2年以下自由刑或罚金。

关于醉驾入刑

西班牙:鲁莽驾驶机动车辆,置他人生命和身体于危险境地的,处6个月以上2年以下徒刑,并处吊销驾驶执照1年以上至6年。

减少醉驾限定条件 加重醉驾肇事惩罚

刑法修正案草案把“醉酒驾驶”定为犯罪引起各方关注。昨天,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分组审议这部草案时就这一新增条款纷纷发言,不少组成人员建议修正案草案应减少醉驾限定条件,同时应加重对醉酒驾驶肇事特别是致人伤亡的惩罚力度。

应删“情节恶劣”表述

>>观点

草案规定,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或者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乔传秀委员建议,应删除修正案中“情节恶劣的”的表述。理由是,醉酒驾车行为属于主观故意,其造成的现实社会危害和潜在的社会危害十分重大。因此,无论该行为是否存在恶劣情节,都应当承担刑事责任,这样有利于有效地预防和惩治犯罪。

白景富委员说,关于危险驾驶罪的表述有两个问题,醉酒驾车或者是飙车的,就处拘役,而且还属于情节恶劣,这样的处罚很轻,醉酒在大街上飙车,是一种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不一定局限于拘役。另外,草案应该增加如果醉酒驾车和飙车发生了交通事故怎么处理的规定。

醉驾肇事应数罪并罚

全国人大代表姜健说,醉酒驾驶机动车和在道路上驾车追逐竞驶,是间接故意犯罪,属于行为犯,又属于危险犯,建议增加一款即“造成他人轻伤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他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造成他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列席会议的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委员周光权表示,把醉酒驾驶和飙车都规定为犯罪,我认为是可以考虑的,因为这的确符合中国的国情,但是现在刑罚的设置上是处拘役并处以罚金,草案对于刑罚很轻。可以考虑增加“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 我们立法的初衷也可以基本实现。现在老百姓有一种质疑,以前成都的醉酒驾驶案件,最后判了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而且判的是死缓。现在规定一个醉酒驾车的危险驾驶罪,如果判拘役,老百姓会认为刑法修改后对被告人反而判轻了。同时,为了确保司法实践中不出差错,构成其他罪的,应当数罪并罚。为了回应老百姓的关切,不能刑法越改越轻,而且要防止司法实践中出现偏差。

本文由汽车驾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刑法修正案拟规定醉酒驾车判处拘役引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