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长荣航空劳资争议空姐罢工 台当局束手无策

台长荣航空劳资争议空姐罢工 台媒:当局束手无策

工会5月13日启动罢工投票。网图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长荣航空空服员罢工17天终于签下团体协约,宣告为罢工行动画下句点,而空服员一开始要求的日支费、劳工董事、禁搭便车条款,全部不在最后几场协商中,这原本该是台湾劳工运动的里程碑,如今不仅只留下“航空业最久罢工”的定位,更只能以“输到脱裤”来形容。

图片 1

台湾长荣航空员工酝酿罢工。因长荣劳资争议经三度调解,仍宣告失败。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今日表示,决定于5月13日启动罢工投票,至6月6日结束,为期近一个月。长荣回应称,希望能够继续协商,不要造成双输局面。 据此前报道,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向劳动局申请劳资争议调解,3次调解聚焦「改善过劳航班」、「提高外站津贴且含禁搭便车条款」、「工会参与惩戒决策机制」与「增设劳工董事」4大议题。资方虽提出对案,但工会认为资方提案与工会底线有距离,因此调解破局。是次会员投票不分长荣或华航会员,只要超过会员总人数一半,便会启动罢工。长荣回应称,希望能够继续协商,不要造成双输局面。交通部长林佳龙作出回应,「行使罢工是工会的权力,但希望不要走到最后一步,非要以罢工的方式解决不可。」台湾航空业罢工并非新鲜事。中华航空继2016年空服员罢工后,今年2月再次遭遇工潮,更是台湾民航史上首次机师罢工事件。华航机师以飞安考量为由罢工,与资方进行了7天的谈判后达成共识,罢工终落幕。华航亦承诺3年半之内不再罢工。

图片 2

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将在5月13日启动罢工投票

长荣航空空服员罢工17天终于签下团体协约(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海外网5月9日电 继年初台湾华航机师、空服员罢工之后,台湾另一家知名航空长荣航空与空服员爆发劳资争议。双方先后经过三度调解,仍谈不出共识,台湾空乘行业组织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经讨论确定于5月13日启动罢工投票。

论策略:长荣沉稳有节奏 工会论述频失分

据“中时电子报”报道,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与长荣航空因没有达成共识,向桃园市劳动局申请劳资争议调解,三次调解聚焦“改善过劳航班”、“提高外站津贴且含禁搭便车条款”、“工会参与惩戒决策机制”与“增设劳工董事”四大议题。随后,虽然长荣航空提出解决方案,但工会认为资方提案与工会底线有距离,调解破局,将在5月13日启动罢工投票。

在这场罢工中,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的决策团队与战略,远远不及长荣航空沉稳。长荣在5月8日发出的内部信,明白表示罢工后不调薪、不发年终、不给优惠机票的“三不”,先酝酿地勤的不满,但工会并没有小心处理这块地雷,6月20日协商不到1小时就罢工,还跑到长荣南崁总部外拉纠察线挑衅,引爆空、地勤对立,正中资方下怀。最后明明是搞劳资对立,可资方却稳稳得到了9成劳方的支持。

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秘书长郑雅菱透露,5月13日启动罢工投票,为期一个月,只要超过会员总人数的一半就会启动罢工,以现在工会成员约3000人来看,超过1500人投票即行动。

其实,长荣的公关策略很简单,就是清楚响应劳方要求,解释为何公司不同意,争取舆论支持;反观工会,不仅无法交代要求怎么来的,各项议题还不断被专家打脸,论述不清、发言不统一,频频让自己失分。空服员以为罢工3天或5天就能逼迫资方低头,但罢下去才发现踢到铁板一块,组织战在罢工一周后成为一盘散沙,协商节奏完全被长荣掌控。

对可能引起的罢工行为,长荣航空8日祭出三大狠招反制空服员:不发年终奖、不调薪、不给优惠机票。长荣航空发出员工内部信,强调罢工将严重冲击公司营运,若最终导致公司获利下滑或亏损,将在恢复获利前,将暂停发放年终、年度调薪。此外,长荣航将于罢工首日起三年,暂时停止所有员工及眷属申请或使用公司员工优待机票暨联航优惠机票。但罢工期间出勤者,不受此限。

论得失:长荣名利双失 工会8大要求一场空

5月9日,“中时电子报”发表评论文章称,罢工在台湾被认为是很大的事,主因客观环境对罢工的认知不足,更奢谈因应措施。旅客担心行程受影响,已经出发的旅行团怎么走下去?班机取消怎么赔偿?这些航空业、旅行业都应有标准作业模式,很遗憾,台湾可能有,但不确实。不过,归根究底,台当局角色不够中立、客观是最大问题。

再认真检视罢工后的团体协约,空服员究竟得到了什么?改善疲劳航班、定期劳资互动、工会理监事会务假,本来就是长荣愿意给、可以谈的议题;但工会强力主张的日支费、劳工董事、禁搭便车等,则通通被否决,罢工前的“8大要求”犹如一场空。

评论文章认为,工会体制不健全是个问题。“工会法”规定单一企业只能组单一工会,这规定对原先即注重劳工权益的企业影响不大,但对资方强、劳方弱的企业,资方随即主导企业工会成立,当然听命于资方。空服员工会前身只是航空公司工会体制下的分会,根本没机会与资方上谈判桌。

说起来,空服员在此次罢工中唯一得到的实质福利,就是飞安服勤奖金,每个月可领2000-3000元。但空服员却为此失去年度调薪、4个月年终奖金、优惠机票的福利,长荣说不定正在暗爽:你罢工我还省了一笔。

“相关部门未依职权有效调解是另个问题。华航两次罢工其实都可免于登场,因为交通部门、桃园市的调解不到位,坐令罢工登场实施。一触即发的长荣空服员罢工,桃园市长郑文灿遭质疑偏袒资方,空服员工会因而赴劳动部门陈情,但劳动部门就立场公正吗?”

那么,这场罢工有让长荣大获全胜吗?其实也没有。资料显示,罢工17天,长荣营收损失初估27.8亿元,但失去的商誉、信赖度,以及各界对它企业形象的重新检视,是无法用数字量化的。劳资关系这一课,长荣还应该好好补修。

2019年2月,华航罢工事件沸沸扬扬,当时台媒就形容,“一场华航机师罢工,让我们看尽了台当局‘争功诿过’的恶心嘴脸”。国民党发言人洪孟楷当时直言,华航罢工之后,不仅台当局交通部门束手无策,连身为交通部门直属上司的“行政院”也避不出声,而曾在两年前力挺空服员罢工的蔡英文此时更是无话可说。

台《中国时报》就发文感慨,纵观蔡英文当局上任以来,已有一连串失败的劳工政策,劳工已从绿营最大支持者变成最大致命伤。“机师罢工已不是单纯的劳资争议,更攸关旅客权益,只要一天不解决,民怨就会愈来愈深。”

本文由国内新闻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台长荣航空劳资争议空姐罢工 台当局束手无策